想吃宰宰的茶泡饭

宰是主宰的宰

【中太】当太宰治突然绑上左眼绷带 2

是之前的后续,前文链接在这 

文风可能会不一样,我尽量往原来那种感觉靠吧

是偏日常向的了

可能微all太(cb向)

陀思单箭头注意(但大概率不是喜欢)

以及补一下魔改设定

陀用某种神奇的方式救回了宰,但是宰连人带记忆重回十四岁,加入天五成为团宠

以及这个宰换成白宰皮,绷带还是在左边,所以是右边的头发撩上去别起来的

还有!!!我爱了一千年的小辫子!

已经互相之间的称呼有私心,也有一点是我随便打的(?)

其他人(大部分)知道“魔人”但不知道他的长相

巨ooc注意

这只宰有点私人设定的性格


现在世界线为宰死后半年

中也回maffia后自称自己杀了宰(是的我在搞事








————————————————————————

“哇——这就是治的老家吗!快看快看!那几座大楼超——酷的!我可以炸掉吗!”

果戈里一路上蹦蹦跳跳说个没完

“都说了不是,我又不是横滨的”

太宰治已经懒得在果戈里面前装高冷了,只能无奈地纠正他

虽然陀思妥耶夫斯基坦率地告诉自己之前的一些经历,但对于他来说,那些经历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性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肯定有一定的理由

但现在的太宰并不向往“自己”所创造的“舒适圈”

或者说,离开“恶”的这一方对他来说才是跨出舒适圈

所以如果不是果戈里的生拉硬拽,太宰治或许真的会在西伯利亚再窝他个一两年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他倒是不介意捞一点之前的情报再回去

毕竟他有点想知道之前的自己是有多傻才会被陀思妥耶夫斯基给一刀捅成个小孩

这家伙肯定有利用这里的熟人才对

“你该不会是期待着我在这里能撞到老熟人吧”

太宰治斜睨了一眼陀思妥耶夫斯基

“就算见到了您也不认识,不是吗”

转进一条小巷后,陀思妥耶夫斯基伸手替太宰治捋了捋耳边掉下来的碎发

“那还请你们不要来打搅我们叙旧”

面对太宰治的请求,费奥多尔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

“不过一旦发现您有被拐走的风险,我可是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的”

这明显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叛变吧

太宰治面无表情地忍了下来,选择转头针对跟在他们身后鬼鬼祟祟杀气爆发的橘发家伙

“啊——这位可爱的小姐,您是否愿意和我一同到黄泉比良坂一聚呢”

太宰治微微弯腰前期一脸懵逼的中原中也的手,抬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十来岁的小孩比中原中也还矮了一点,俯视的角度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乖巧的猫

中原中也被他看得面红耳赤

刚刚在街上不过是瞄了一眼他的背影明明身高、发型甚至连气质都有一些微妙的差别,但中原中也还是鬼使神差地跟了上来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走进这条巷子的

但他敢肯定

眼前的这个小子是太宰治

失而复得这个词瞬间冲昏了中原中也的大脑

楞了一会儿后,他才反应过来

但一开口就是咬牙切齿的语气——

“你这家伙——别一上来就认错性别啊!”

太宰治瞬间收住了脸上浅淡的笑容,一副懵懂的表情,眨了眨眼睛,让中原中也怀疑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啊……不是……那个……我……”

中原中也以为是自己的话吓到了他,正慌张地打算安慰一下,却猛地发现了他左眼缠着的绷带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将手搭上了他缠着绷带的半边脸

太宰治却无视他的动作,双手扒住他的肩头,微微起垫脚尖,猛地凑近他的耳边

“喂,我说啊……”

中原中也被他的动作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甚至忘了呼吸

太宰治的发梢和说话间的吐息轻轻擦过中原中也的耳朵,整个人几乎是趴在他身上的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脑袋要当场炸开了

“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太宰治一句话,让他直接楞在了原地

刚刚所有的紧张和兴奋,全部被从背后升起的一阵凉意取代

他的脑袋一片空白,耳边一阵一阵地耳鸣

太宰治又突然轻笑一声松开他,慢慢后退,打算退回费奥多尔身边,却被中原中也一把拉回去

“什么意思?”

虽然中原中也被太宰治一番迷惑下来整得一愣一愣地,但他还没有忘记和太宰治的“同伴”保持距离

“因为……你好像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嘛——”

太宰治举起被中原中也抓住的手腕,眯着眼笑了笑

本来是打算试探一下这家伙就够了,不过后来发现他好像奇妙地很好掌控,自己稍微动一动就能吓得他不知所措

他的小心思也是全部被写在了脸上

于是太宰治直接对抓到的第一个“猎物”坦白了

“喂!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中原中也盯着太宰治无辜的笑脸,突然转头质问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果戈里

“别紧张橘毛君,我们是好人哦!”

果戈里刚说完,就裂开嘴充满杀气地眯眼看着他

“我们只是送太宰君会来看看而已,既然遇到了熟人,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则是按下了想要搞事的果戈里,乖巧地让出了太宰治

“我们过几天就来接他回家”

一瞬间,两人就借着果戈里的异能消失不见,只剩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小巷里面面相觑

太宰:“……”回去一定要把费佳的电脑从头到尾砸他个稀碎……

中也:“虽然不知道那些家伙安的什么心……”

太宰:“……”

中也:“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太宰?”

太宰治撒丫子就要跑,很不巧,手还被中原中也抓着

被中原中也猛地一拽,就直接向后仰倒

毫无抵抗力呢

中原中也顺势按住了他

“不是……等等……放开我啊你这家伙!”

太宰治虽然知道挣不开,还是配合地蹬着腿

“你确定还要再装吗”

中原中也耐住性子威胁他,晃了晃手里的小刀

然后就被太宰治拿着枪抵住胸口

“所以说,是我想听听你的解释才对……喂!……”

中原中也没理睬他的威胁,直接抬手一圈一圈把太宰治左眼上缠着的绷带解了下来

太宰治被他的不要命给吓到了,却并没有下意识地扣动扳机

旧友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他开始逐渐松懈,于是顺着中原中也的动作乖巧地没有反抗

意识到自己对眼前这家伙条件反射般的依赖感,太宰治在心里把之前的自己狠狠骂了一遍

嘴上也没放松

“你这家伙是狗吗?怎么老往别人身上蹭!难不成……”

太宰治感觉似乎有个名字呼之欲出

但却下意识地咬住舌头不说话了

感性对于“天人五衰”来说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太宰治很讨厌被某种感情捆绑住的窒息感,那简直让他作呕

如今他也意识到了,似乎和这个家伙越吵架那家伙的心情反而越好

显而易见,自己之前与他的相处方式大概率就是相爱相杀了

转瞬间他开始避免和中原中也吵架,有意识地放软了语气

甚至开始乖巧地提醒中原中也绷带该从哪里绕开

太宰治眯了眯眼,让左眼稍微适应了下阳光

然后……他却深切地感受到了,中原中也的心情似乎突然多云转晴了

不理解

这家伙不应该是察觉到自己性格不对劲然后发现自己吃了假代餐然后闷闷不乐晴天霹雳吗?

他想不明白

自己之前怎么会认识这种奇奇怪怪的人!

“真的好了?……”

中原中也看着他完好无损的眼睛,算是松了一口气,而后直接双手捧住太宰治的脸,凑到他眼前盯着他看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正在中原中也沉思之际,太宰治借机抬脚就向中原中也的小腹蹬去

既然装不了,太宰治决定结束自己的装模作样

“你这家伙绝对是属兔子的……”

奈何中原中也不敢回手,只能干瞪他

“走了,我想先去之前常去的地方逛逛看”

太宰治开始指挥中原中也当自己的免费导游










这章好怪……

抓不准那种感觉

对不起!

【五太/微all五】离开狱门疆后返老还童了(预警+设定)

是gojo专场耶!

是隔壁五太合集的平行世界

五太幼驯染设定

想宠宠五猫

设定五条悟强行破开狱门疆后身体和记忆都回溯到少年时期(应该是十五岁?),有猫耳嘿嘿(其实就是我XP乱炖的结果)

本来想写有点病病的五

外冷内脆的,感觉是我有病

但是大概率是写不来的(不是很能猜少年五的性格)

因为我流贴贴

反正这个五前期是不会和成年后一样活泼的,因为幼五仅有的几个镜头好像都是冷冰冰地蔑视别人,所以就这样写了,设定回十五岁也是因为十五还没有和杰硝遇见






众所周知(并不)我不喜欢在正文介绍设定背景,因为很奇怪,所以以下——

是隔壁五太文(在另一个五太合集里)的平行世界,其实是我太喜欢幼驯染了但是幼驯染情节没有太多新意和区别所以很像平行世界

因为幼驯染情节所以私设五太年龄差2岁,就是高专五(捡到虎子的时候)24岁

以及咒回世界线和文野世界线初始糅合设定,宰五太两人平时来回的搞事牵线下一部分人是互相认识的

以及五出狱门疆时是涩谷事变开始不久,意思就是刚进去又出来了

五条悟不愧是你

【五太】互相伤害才是常态 4

预警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高中考上了,但没完全考上

正常上了,但是学费没有减免

一学期两万

鬼才去呢(⇀‸↼‶)

所以还是乖乖参加中考啦





————————————————————————

“所以呢,这次找我来干嘛,悠仁的情况又不是只有我能解决……唔——你这么还喜欢吃这么甜的东西,又不是小孩子了,真的会蛀牙的哦”

太宰治咬了一口五条悟强塞给他的喜久福,立马皱着眉瞪了一眼五条悟

“诶——那还给我,我自己吃掉,我可不嫌弃治的口水”

五条悟说着就要伸手去抢太宰治没吃完的喜久福

“好恶心”太宰治面无表情地把剩下的半个喜久福一口吃掉

五条悟发出了不屑的“嘁”地一声

“是因为直觉啦”

五条悟突然把话题转了回来

“感觉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你很感兴趣的事呢,所以就急急忙忙叫你来看戏啦”

“很抱歉,我一点都不感兴趣呢”

“别这样嘛——”


趁着悠仁在地下室自习的时间,他们带着中岛敦逛了逛高专,最后把他扔给其他学生之后自己跑去吃饭了


“他们,真的没有在一起吗?”中岛敦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这么多年来都这么过的,他俩要是真的有什么早就连孩子都有了吧”伏黑惠则是一脸的生死看淡

“你不就是吗,他们养的孩子”钉崎野蔷薇语出惊人

“……到底谁是小孩子啊”伏黑惠表示一次性养两个小孩确实挺不容易

从第一眼看到这两个活宝开始,伏黑惠就预感到了,他未来的生活,他一生中宝贵的童年

会很不平静

“你花十几亿就买了个小孩?……啊,生气了……嘁,这种摆着一副臭脸的小孩最难养了不是吗,你确定要捡回去?我可是最讨厌小孩子了”

不爽啊,超级不爽,这个绷带怪人难不成觉得自己是聋的吗?毫不避讳地嫌弃自己,而且这家伙自己不也是个小孩,自己不也摆着一副装逼的臭脸,明明说出来的话内容大起大落,但他的语气却是平平淡淡的

一向沉静的伏黑惠开始有了烦躁的情绪

“没办法嘛,不过我相信治绝对能和他好好相处的,对吧,惠?”

对于这个吊儿郎当并且自来熟的白毛家伙,伏黑惠也不一样给他过多表情

见他过分安静,五条悟打算换个话题

“也不理我呢——惠,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父亲他……”

“我对那个男人没兴趣,如果你们要说的就是这个的话,那请回吧”

伏黑惠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正打算转身离开

“你的意思是就算重新被退回禅院家也没关系是吗”

太宰治突然出声,伏黑惠的脚步顿住了

“你应该能够猜到的吧,是我们向高专提出了申请,才把你从禅院家的那些家伙手里拎回来,不要不识趣啊,或者就麻溜地收拾东西抛下你的姐姐哭着去求那些姓禅院的请你吃软饭”

伏黑惠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话里的暗示:禅院家不在乎多一个伏黑惠,但津美纪不同

“津美纪会怎么样……如果我去了禅院家,她……津美纪她能获得幸福吗?我只看这点,承不承认什么的,其他什么的都不重要,其他人怎么样也不重要,你只需要告诉我结论”提到津美纪,他稍显慌乱,一口气说了很多话,甚至有点语无伦次,但面上还是保持着平静

“不”

伏黑惠面无表情地抬眼看向太宰治,却听到了五条悟的回答

“百分之一百不会,这我可以断言”

“如果我跟你们走呢……津美纪会怎么样?”

他有点犹豫地皱眉,明显是开始不安了

“……不知道”太宰治沉默地盯着他,几秒后才给出答案

“什么意思?”伏黑惠相信他不会给出一个这样敷衍的回答

“决定权在你”说完太宰治一副无聊的样子转身走开

因为这句话,伏黑惠的脸色更差了

莫名其妙当什么谜语人装酷啊!

“嘛——不要在意,他平时就这样……”五条悟看太宰治激得他情绪到位了,及时出声

“更需要在意的是,你怕死吗?”五条悟低头,从墨镜下露出一双与他随意的笑脸情绪不同的眼睛

“我说过吧”

“除了津美纪,其他什么的都不重要”

伏黑惠抬头瞪他

“呀——看不出来你还挺在意你姐姐的嘛”五条悟开始嘴贱

“……闭嘴”







新年快乐!

是拿maca大大的图大概描了一下然后自己自由发挥胡乱上色的结果

但是衣服完全没有头绪……

oh

猜猜我是勾着勾着没耐心了

还是

勾着勾着忘记我在勾线顺手蹭线了

还是都有

不想说话了

宰的眼睛好奇怪哦

但是改了好几版,只有这样最好

摸鱼

对原图进行了一点改动,让两个人有点互动性

给白宰加小辫子是我一生的执着

我要勾线了

害怕

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就是

陀陀和阿中是不会死的,这是肯定的

不论是从各种角度来说

比如,陀思前面说得那么牛逼,这么容易就被干掉那可真是太好笑了

还有,宰带着西格玛的用处还没说呢,陀不可能就这么草率地死掉

后面大概率会有反转

但是!

问题就在这里

宰会被反杀吗

不会吧

感觉可能是双活

因为陀不能死啊!

要是陀陀死了,好像就真的没什么大事需要宰了吧!

那宰存在的理由就又少了一个

好怕宰死掉

好怕陀死掉

啊啊啊要死



中也宝贝我相信他

我死掉他都不可能死掉的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直觉

比如都在怒吼朝雾和中也同生共死的时候

只有我在思索

那一百年后朝雾没了呢

中也也要活着诶!

T:2023最期待的动漫、电视剧或电影

既然文野出了,那就只剩咒回了!!!啊啊啊五条悟真的绝了!估计这次还得涨一波粉(不过感觉杰也要开始火了!)

【五太】互相伤害才是常态 3

预警 

第一章 

第二章 


(这只虎子有穿衣服!)









————————————————————————

躺在解剖台上的虎杖悠仁现在很慌

为什么自己和宿傩吵着吵着突然会活过来了啊!明明自己没有答应那家伙吧!

更重要的是

旁边这两个人能不能快点停止那些危险的对话!

我还活着!不需要解剖!而且你们一副错过了诺贝尔医学奖一般遗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虎杖悠仁甚至不敢睁开眼睛

直到他听见了一道不知道是救赎还是绝望的声音——

“呀——悠仁你醒了啊”

太宰治满脸笑容跟在五条悟后面走进房间

“啊,太宰先生,您怎么过来了”

悠仁顺势装成一副刚醒的样子

被这两个医生知道自己偷听了她们的对话的话绝对会被灭口的吧!

“我这是……?”

“死了哦”太宰治秒接

“……”

虎杖悠仁直接噎住

果然他不该期待太宰先生会来救场的

“好了好了”

五条悟拍拍手,又做了个草率到家的决定

“既然悠仁平安回来了,要不要试试和太宰家这只小老虎比比看?”

“咦——?”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被拉下水的中岛敦

“我吗?”中岛敦不可置信地指指自己

“当然,这次带敦君过来就是这个目的”

太宰治轻笑一声,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是五条对侦探社的委托任务哦,为了帮悠仁训练”

“我不行的吧……”对于刚刚接触到的“咒术”这样新奇的东西,中岛敦没有底

“嗨呀,不就是陪练吗,就当是朋友间的玩闹也行”太宰治笑眯眯地推着中岛敦出了房间

不……陪练就更奇怪了

而且打架是玩闹吗!

“快走了悠仁”

五条悟招呼了一声虎杖悠仁,就跟着出去了

“啊,来了老师!”

相对起吐槽裔中岛敦,虎杖悠仁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半小时后

他十分后悔自己刚刚的过分乖巧

这只老虎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为什么变成虎之后那么能打啊!?!!!

虎杖悠仁用绝望的眼神转头望向坐在楼梯上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两位……嗯……“老师”

“悠仁加油!别被打趴下了哦!”这是关切学生的白毛教师

“悠仁加油!敦君你拿出一点和芥川打的架势啊!”这是雨露均沾的黑发前辈

你们前面那四个字和一个感叹号真的不是走个过场来的吗?!

这是在内心吐槽的白发老虎

“好!我会加油的!”这是备受鼓励的粉毛老虎

对于另外这两个一看就不大靠谱的前辈和对面这个超级好哄的强力对手,中岛敦表示自己真的对付不来

“赌一把,这一回合敦君会赢”

太宰治自信地冲五条悟笑着挑眉

“我跟票”

五条悟则是毫不犹豫抛弃他的新学生

“这样就太无聊了吧……要不这几天我把敦寄放在你们这里吧!最多一个星期,悠仁对咒力的掌控说不定会提升一个档次呢”

太宰治双手支着头,幻想着美好未来

“擅自下决定的话,小老虎同学又会很无奈的吧”五条悟身子一歪,整个人靠在了太宰治身上

“反正哄一哄就好的嘛……你好重……快起来”

太宰治尝试着推了推五条悟压在自己肩上的脑袋,发现自己根本推不动,正打算直接起身,结果被五条悟死死摁住

“这么久不见了,你居然还这么无情!原来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的情谊,你居然都不放在眼里吗?!坐好”

五条悟演了一半,最后两个字异常平静

“别说得跟养孩子一样,你可比我大不了多少”

太宰治别过头不去看他,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不就是养孩子吗,你最近是叛逆期到了吗,怎么都不叫我的名字!整天五条五条的,你当是打麻将啊!”

五条悟对于神奇的东方事物倒是熟悉,黑起自己的姓氏来也是不带犹豫的

“……现在敦君都要以为你是我在外面偷偷养的小白脸了,再叫这么肉麻就真的说不清了”

太宰治找了个一听就很蹩脚的理由搪塞了过去

毕竟如果是五条悟的话,根本不用问就知道,太宰治是在闹什么别扭

“那可不行!你去跟他解释解释,是我在养你诶!”

于是五条悟选择抓错重点转移话题,顺便伸手勾住太宰治的脖子,抬眼看着太宰治转过去的侧脸,毛茸茸的脑袋故意埋在他的肩颈处蹭了蹭

“不用你养!”太宰治被他蹭得炸毛,抬手就对着他的脑袋拍了下去,示意他停止这种奇怪的行为

“那治来养我嘛,你长大了,要给我养老了吗”

在有病这方面,太宰治表示敌不过五条悟












小声bb:

这章好ooc呢

写不出两人相处的那种感觉

宰其实是保守方的,特别是在别人面前,甚至连“悟”都不愿意叫,反正自己一些别扭的小心思五条悟不可能看不出,所以他不选择隐藏或撒谎,他选择逃避,只要转移话题就可以

五是偏主动方的,毕竟面上的性格就是这样,虽然别人都说他们很像,但其实还是有很多地方不一样的,宰会下意识地回避过于亲密的行为,五条悟看起来就是想方设法地和宰贴贴,不过对于宰的安全线摸得很清楚,所以其实及有分寸感

宰的确是可以装出搞怪的样子,但个人看法就是,就像他不会抓着一个男人的手深情地夸赞并且邀请他去殉情一样,他和五条悟“演”的方向其实是不大一样的,宰是偏脑干缺失(?)类型,除了邀请小姐姐殉情也不大会演感情倾向方面的问题





(十五号要去参加高中自招考试,好紧张,我的下半辈子都在这一次了(இωஇ ))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昨天码完忘记点发布了!

太紧张了忘记了对不起!

明天就考试了……还有好多没学完,要死啊啊啊啊啊啊

老天保佑我能上岸!